窜天啡

-啡-

运动番痴迷
美漫深坑中
产粮很慢,产量很低( ᐖ )۶

【春待】Wheezy(幼儿园AU)

食用说明:

  1. 复健短篇,甜饼

  2. 私设多,和群里爸爸们一起玩幼儿园au,其他几弹后补链接!

  3. 第一次用名字写春待,不太适应,有别扭的地方请多包涵

  4. 清水!!小孩子!!最后也只是朋友而已!将来再谈恋爱好吗!

  5. 别问我为什么幼儿园小孩这么早熟,都是bug,我的锅

声明:他们都不是我的,只有这冗繁的文字属于我。

爱你们❤


————————

 

时间接近圣诞节,白天有大面积降雪,雪堆积在路边,气温没有回升到可以融化它们。那些白色柔软的糖霜覆盖在所有建筑、路面、树丛,穿成厚而实的一层皮袄,氛围像极了圣诞前夜已经来临。夜色降临,路灯亮起,路两旁有人家结满冰晶的窗户,里头亮着的灯自内向外涂抹出大片的霜白光斑,暖橘色的路灯光自上方投映在上面,混合出一片蜜柑糖水的颜色,甜蜜而温馨。透过微微扭曲的玻璃,可以看到孩子们正围坐在床上有说有笑。他们正谈论到圣诞表演,这是每年的重头戏。

“熄灯时间到了,宝贝们,”海德薇莉老师敲敲门,在门外喊道,“睡觉,现在!明天还有一整天时间给你们报名节目呢,别着急。”

她探头进来,长而蜷曲的棕发在工作时会被盘在脑后,现在她正抬手把它们放下来,下颌微扬,露出线条柔美的侧脸,温和地看着孩子们。他们纷纷躺下,蜷进还没有焐热的被窝里,可心中的快乐驱散了冷意,看到她弯起的嘴角,也都忍不住哧哧笑出声。

“好的,伊丽莎白,晚安。”

灯光便暗了下去。

阿尔弗雷德在一片黑暗中愈发清晰地看到窗外又开始纷扬飘落的雪花与墨蓝色天空中熠熠生辉的星。和多数孩子一样,他热衷于一切圣诞节相关的内容,便既觉得冷,又感到难以抑制的兴奋。他静静等候片刻,待到临铺发出均匀而平缓的呼吸声,声音逐渐变小,他知道他已经睡熟了。

阿尔弗雷德悄悄弓起背,把一只手撑在临铺男孩手臂与弯起的腿之间狭窄的空隙,抬腿跨过床边沿的矮扶手,踢掉被子,把脚尖勾住的床单也一并甩去。他缓慢地跨过临铺正沉溺睡梦的男孩,精疲力竭地滚到伊万身边。

伊万同样醒着,侧躺着看向渐渐接近的阿尔弗雷德。

“你来干嘛?”他用手掐了掐阿尔弗雷德的鼻子,又不自觉地拢住他因为保持静止动作而冻得发凉的手,“小傻子。”

“你才傻。”阿尔弗雷德的注意力显然被后面那句话吸引住了,没有回答伊万的第一个问题。他把伊万挤到一旁,和他脸对脸并排躺下,月亮洒下一捧流光,他能借着那片银白描摹出伊万的眉眼,他紫罗兰色萤石般的眼睛,颜色浅淡的睫毛与眉毛。那本便是银色的,在月光中显得带上了一圈苍白到发蓝的荧光。

“你最傻。”伊万回嘴道,又问了一遍,“你偷偷跑过来,有事吗?”

他装作成熟、沉稳、对幼稚的阿尔弗雷德不屑一顾的样子,但口吻仍透露出好奇,对比得这句话反而有些滑稽。也许多年后这招再管用不过,但此刻他只是个故作深沉的孩子,让阿尔弗雷德忍俊不禁。

“哦,我是想问问你,我们表演什么呀?”阿尔弗雷德推开伊万顶在他肚子上的膝盖,把仍然冰凉凉的手悄悄塞进他的睡衣里。

“把手拿开!”

伊万还没有想到该要如何回应,便给那两只手冻得一哆嗦,气得直磨牙,却还要对烦人的小琼斯保持微笑。他发誓再也不能在这家伙面前露出任何能被他抓住马脚嘲笑一番的表情。

阿尔弗雷德难得听话地把手移开了,追问道:“所以,我们表演什么——”

“为什么?”伊万瞥了眼阿尔弗雷德,眼神说不出有多嫌弃,“为什么是我们?我们要一起表演?”

这个金毛小鬼,性格恶劣,笨手笨脚,傲慢自大,还利用自己长得可爱来讨好老师,怎么能是一个好的搭档?

“因为你没朋友啊,新来的。”阿尔弗雷德迅速地回答道,显得有些漫不经心。但他紧接着又瞟了眼伊万,皱着眉,透露出一点犹豫不定的神色。

伊万一下噎住了,想出声,却又吐不出一个字,一肚子的解释、责怨都卡在喉咙,憋得眼角发酸,心跳加速,呼吸紧促,眼泪都要流下来,却仍无力回驳。这说法有些夸张,但他的确觉得不好受。

他对阿尔弗雷德更气了,登时觉得眼前沐浴月光之中金发碧眼镀上淡淡银光的天使般的男孩,已经变幻模样,成了从地狱来的小恶魔,叉着腰,踩着尖顶皮靴,正冲他声嘶力竭地咆哮,头顶上鲜红的犄角、背后黑茸茸的一对翅膀,都随着他的吼叫声颤抖着。

他出神时,阿尔弗雷德也有些后悔刚才脱口而出的话。他的确看不惯这个新来的布拉金斯基——伊万,除了笑模样,不见他发火,也不和其他人一道玩耍。他就忍不住招他。但那句话着实过分了,他也清楚,伊万很可能是真的没有什么朋友,所以“你没有朋友”便成了最伤人的一把刀子。

“好吧,”阿尔弗雷德伸出手,想要勾到伊万的肩膀,但被他别过去了,只好收回来揉了揉头发,“是这样,我想跟你一起表演,可以了吧?”

伊万背过身躺着,没有搭理他。

阿尔弗雷德用脚踢踢他的小腿,心里也有点别扭。

“哦,”伊万闷声道,“过了圣诞节别再找我麻烦了,你,阿尔弗雷德·琼斯。”

“……成交!”阿尔弗雷德悄悄笑眯了眼。

 

 

第二天,天亮,窗外是一片洁白,时间似乎凝固住了,街道上没有人,一切都显得又安静又神圣。阿尔弗雷德醒得早,从伊万的床上又爬回到自己的床铺去,动作却吵醒了伊万。

阿尔弗雷德对着伊万打手势,把食指贴在嘴唇上,示意他保持噤声,又双手合十靠在耳畔,让他再睡一觉。再睡一觉醒来,他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商量节目了。

但伊万没有听他的,他也对着阿尔弗雷德比划。一只手点向阿尔弗雷德,又点点自己,一只手指着门,意喻一起出门去。

阿尔弗雷德顿了一下,又怂怂肩膀,开始套外衣。

当他们猫着腰溜出房间时,只觉得房顶低得像是要垮下来,烛光摇摆,楼梯扶手的影子被投射在墙壁上。一排影子,像是许多个跳芭蕾的女人一样,手臂和脚踝连在一起,平稳又轻盈地舞蹈。虽然没有老师经过,他们仍在拐角处谨慎地藏在楼梯下面,等了一会才跑了出来。

“你跑快点,跟上!”阿尔弗雷德压低了声音,又忍不住不断催促伊万,“我们是要出去打雪仗吗?”

他的金发蓬乱而柔软,随着他的脚步上下浮动,伊万忍不住揉了一把。

“不,我们要出去想想表演什么。”

“你疯了?这么冷!”阿尔弗雷德瞪圆了眼睛,嘴巴张开时露出一排健康白色的乳牙。那排牙齿曾在伊万的手臂上狠狠打下烙印,只因为阿尔弗雷德吵不过伊万。老师说君子动口不动手,所以阿尔弗雷德便动口了。

他的吐息留下一段白色,如梅雨季节的烟雾氤氲。

“呃,多穿点,就不会生病。”伊万想了想,不知道该怎么表述自己的意图,只好干巴巴地说道。见阿尔弗雷德还是瞪着他,冲他勾勾手,带他凑近了,便把围巾解下来套在他脖子上。

“暖和吗?”伊万问。

“好吧,”阿尔弗雷德表情不太愉快地说道,“谢谢。”

他们从小门出去,外面的确很冷,冰天雪地。阿尔弗雷德深吸一口气,觉得喉咙都要被冻得说不出话来。

“好吧,节目,”阿尔弗雷德拂去圆桌配的小木椅子上积着的一层雪,也不嫌留下的湿漉漉的痕迹便坐了上去。他又把另一把椅子也清理干净,怕怕椅面,让伊万坐下。

“我们演话剧吧。”

这是个新词,伊万新学的,“话剧”,他认为这有趣极了,无论是名字听上去,或是话剧表演。

“好。”阿尔弗雷德也没什么意见,

“演什么呢?”

阿尔弗雷德兴致勃勃地提出数个故事,都被伊万以各式理由拒绝了。

提议每每被否定,他便攒出一颗雪球。

“演‘猎人与熊’,就它了,不接受反对意见。”阿尔弗雷德最终忍无可忍地对伊万砸了一球。

伊万偷偷笑出了声。

绘画课在下午,午后阳光正好。

雪开始融化,露出深绿色的、带着水珠的松柏与常青灌木,孩子们午饭后有室外活动时间,结束后又一窝蜂蹦蹦跳跳地涌进教室去。

伊万打算画出心目中的猎人。虽未见识过真正扛枪打猎的丛林猎人,但动画片中他们往往是很正派的,同王子用镶嵌宝石的、闪亮的长剑独斗恶龙一样,他们会保护孩童妇女于虎豹之口,设下陷阱围困棕熊。在寒冷的冬季,他们奔波穿梭于冷杉林间,吐出一口降霜似的颜色的气,手中的枪管正灼灼发热;而夏天,他们也全副武装,为了生计而拼搏。他想象中的猎人,身材是很伟岸的,模样是很英俊的,笑容要有阳光的味道。阿尔弗雷德一定演不来,所以他要做猎人。至于熊,那熊就由阿尔弗雷德来出演吧。

“你画了什么?”阿尔弗雷德偷偷凑近伊万的桌子,小心翼翼地踢了踢他的鞋子。

“猎人。”

“我画了熊。”阿尔弗雷德笑道。

“所以你演熊,我演猎人。”伊万单侧手肘撑着桌子,手掌托脸,对阿尔弗雷德眨眨眼。

“嘿!这不公平!”阿尔弗雷德瞪着他,又不敢大声嚷出来,只嘟嘟囔囔地把自己的画推给他,“我可是照着你画得熊啊。”

阿尔弗雷德同样决定设计节目造型,但他画了熊。大鼻子,全身的皮毛都是浅栗色的,正安安静静蹲坐在向日葵花海中,盘腿,一爪托腮,用又圆又亮的眼睛盯着他。他有些绘画天赋,善于运用色彩,画面鲜丽明媚,看着就如同灌下一杯院长王先生以往熬得姜汁可乐,从鼻腔辣到肠胃,一片火热。

“猎人应该由我演嘛!”阿尔弗雷德挪到伊万的对面,趴在桌上,用带着点恳求,又夹杂着威胁的眼神望向他。阿尔弗雷德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那蓝色就如同贝壳内里平滑的一侧,颜色混合得不太均匀,说不出的好看,透出浅浅的珠光色;又像覆有糖霜的蓝色泡泡糖,在阳光下泛着明丽而生动的海面的深金。那是伊万所见过的,一双最好看的蓝眼睛。他既手痒,像揍他一顿,把那挑衅的眼神打灭了,又有点舍不得破坏这个美好的画面。

伊万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这个小恶魔就是仗着自己长得可爱,招摇撞骗。

演就演嘛。

 

 

有关服装和道具,大家是统一把设计交给老师的。王院长似乎自有门道,很快就做成下发了。

阿尔弗雷德穿上猎人装。由下至上,脚踩枣红短靴,棕栗色长裤,翻领羊皮夹克缩小后版型依旧好看,衬得人很英气。他原本就站在伊万身前,稍矮半头,从伊万的角度看,正对上他似乎正在发亮的一双蓝眼睛。

他忽然踮起脚尖把兔毛帽扣在伊万头上,又跑开,站在远处冲伊万咧开嘴,抬着下巴,端起玩具枪对他开了一枪,塑料子弹正中那顶毛茸茸的帽子。

伊万只是笑,看着阿尔弗雷德一路跑到走廊的尽头。

此时距离圣诞节还有一天,他们的排练也进入尾声。

最后的排演将近,精力旺盛的孩子们终于也微微露出些疲惫的神色,候场时多少有点无精打采的。阿尔弗雷德和伊万坐在长椅上,肩膀挨着肩膀,都有些蔫蔫地望着灯光下的前一组表演。阿尔弗雷德偏过头,看着伊万,他穿着一身毛茸茸的熊皮,光投映在脸上,连细微的浅色绒毛都看得清楚,冒出的汗珠在额头鬓角折回些微亮的光。即便神色疲惫,他们的眼睛仍像点燃不久的火烛,精神奕奕地、好像永不会熄灭般地亮起一片澄澈的蓝与紫色。登上台后,阿尔弗雷德是很有表现力的,对白念得抑扬顿挫,把每一个词都记得清楚,口齿流利。而伊万的声音仍温吞、柔软,吐字有些含糊,让阿尔弗雷德在心底好是笑了一顿。

铺垫,猎人举枪而上,寻觅熊的踪迹,而熊则横卧在石岗上,早已看到猎人。全剧高潮部分只有很短一段,剧情与对白也十分简单。

猎人向熊举枪。

熊道:“你想要什么?我们谈谈,总好过开火?”

猎人抬起的手臂又落回身侧:“我需要你的皮,做成皮袄。”

熊说:“这不难,坐下说。”

然而正当阿尔弗雷德走向伊万,一切发生在刹那间,他向前跌倒,正扑在伊万身上。伊万措手不及地向后倒去,宽大厚实的道具熊揽住他们,双双倒在了舞台上。

期后大约十秒钟时间,阿尔弗雷德都趴在伊万身上,双手本有一个撑地的动作,却因为带着手套而打了滑,下颌骨正磕在伊万锁骨中间,整个人呆愣的样子必然显得有些滑稽可笑,又难得透出几分懵懂可爱。他大约是摔得有点懵,一时间只是睁大了眼睛盯着伊万因为头套摔得后仰而裸露出来的下巴,眨眼带动睫毛上下扫动,遮住了愣神的蓝眼睛;伊万则僵着身子不敢动,他给阿尔弗雷德做了垫背的,屁股撞上地板,疼,肩胛骨也疼,而阿尔弗雷德的鼻息正在他脖颈间散播热量,让他既觉得被压住喘不过气,又感到一阵酥麻,眼睛盯着阿尔弗雷德金灿灿的脑袋顶,也在出神。

台下的老师憋不住笑,纷纷发出闷笑声。

他们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都爬起来站好,脸色涨红。

阿尔弗雷德拿胳膊肘捅了捅伊万,压低了声音:“你刚才,伸腿干嘛?”

伊万捡起熊头,把熊鼻子抵在阿尔弗雷德背上,也不说话,只是推着他,轰他下台。

他们挑选这个故事来表演,从意愿上来讲,夹杂着点不能明说的恶作剧的心态。当其他人都在表演歌唱、朗读、乐器,他们选择了话剧,而话剧中,有表演童话故事的,也有演出日常生活的,他们偏不,撇去那些粉红美丽的童话式爱情,也不要平日里信手拈来的笑料,猎人与熊的故事,甚至带了点黑色幽默与冷哲理的意味,其实并不适合小孩子去理解。但老师没有阻止他们,甚至提供了许多帮助,这让两人都产生出“有人期待着我们,一定要做好”的念头,一丁点失败,是否都显得过于多了?

傍晚,晚餐后的外出活动时间,阿尔弗雷德和伊万一起坐在室外的草坪上。他们的表情凝固做同样一副病怏怏的苦笑,动作也是相同的,手环膝盖,头枕椅背,望向天空。空中鹅黄色的云大朵大朵地连成一面纱,兜住了圆的夕阳和犄角形状的月亮,夕阳有一多半消失在天际了,月亮渐渐透过云层洒下银辉。他们看得有些困,空气似乎正缓慢地结成黏稠的液态物质,包裹着他们,安静蔓延开来,像是有一双巨手将他们两个人都捧了起来,合上了双手,四周又暗,又静。

阿尔弗雷德开口:“我们会好的。”

他的声音显然有些游移不定,但很快又坚定地重复了一遍:“伊万,伊万·布拉金斯基,我告诉你了,表演会成功的。上帝,你的名字可真难读,你怎么会有这么长的一个姓氏?”

伊万没接嘴,而是低下头,把脸埋在了膝盖间。

身边的金发男孩唠叨了几句,见他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似乎想伸出手碰到他的头发,但顿在半空中,握了握拳,又收回来,拍在腿上。他的手掌跟放在腿上,五指并拢抬起,打节拍似的轻轻点下,羽绒服小臂与腰际的部分防风面料相互摩擦,发出轻微的、悉悉索索的声响,如同冬季来临之际躲在洞穴中啃咬坚果的花栗鼠所发出的。区别在于,它们即将坠入长久的、安详的一场睡梦中,而阿尔弗雷德暂时没有停下的意思。

伊万听着他制造出这样的噪音,有些心烦意乱,半晌才回声:“如果我搞砸了这个,岂不是更交不到朋友了?”

“朋友?”阿尔弗雷德诧异到,“如果是为了交朋友,那你既会搞砸表演,也交不到朋友。”

伊万猛地立起身,一手拽住阿尔弗雷德的领子:“凭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阿尔弗雷德不甘示弱地一拳砸在伊万肩膀上,又补了一脚,正中伊万的胯,把他踢倒在地。伊万坐在地上,表情没有了以往笑意,眼神中有愤怒、憋屈和一点微妙的讽刺:阿尔弗雷德终于和他闹掰了,他们明明就是相看两厌。他就知道。

“知道为什么我们也算不上朋友吗?”阿尔弗雷德没等伊万说话便抢道。他看着伊万爬起来,又退后了半步,攥紧了拳头,“因为你和谁在一起,都不觉得开心,你笑不是因为你高兴。”

伊万疑惑地看着他。

“——是你,你没有把我当作朋友。”阿尔弗雷德学着伊万故作成熟的语调说,从鼻腔发出浅浅的一声闷哼。

 

 

平安夜,表演于晚餐前开始。

舞台上正有另一幕上演,聚光灯打出光束,位置移动,随着打扮如小仙女的女孩的脚步,颜色由青白逐渐变得偏粉,配合着诉说这个甜蜜的故事。落幕时,王子装扮的男孩执起她的手,在手背上印下绅士一吻,灯光变幻,回到主持人头顶。台下的家长们都发出了善意的笑声,掌声响起。

“你紧张吗?”阿尔弗雷德盯着舞台上的表演看了一段时间,没有回头地问道。

“……可能,”伊万撇撇嘴,见阿尔弗雷德回身,歪着头看他,又闷声道,“好吧,是有点。”

“哈!有我在什么都不需要担心!”阿尔弗雷德拽拽他的袖子,“走了,去把熊皮穿上,别只抱在怀里。”

他们在白天都默契地没有提到昨晚的一场短暂的扭打,也没有相互道歉,像老师们所想的那样。海德薇莉在表演开始前找他们聊过,她很担心他们,谁人都能看出他们之间兴许是闹别扭了,气氛僵硬,坐在一起也不说话,哪怕是拌嘴。

她一如既往语调温和地问:“发生了什么?”

伊万和阿尔弗雷德都回答,什么也没发生,他们很好,不必担心。

她沉默了一阵,笑着开口:“我小的时候就认识基尔伯特了,路德维希的哥哥,你们也见过他。我那会就像个假小子,你们可能看不太出来,但的确是的。我们总是吵吵闹闹的,甚至打起来,比你们可狠多了。而事实证明我们到现在也合不来,但仍然是最了解彼此的,毕竟为了抓住任何可以嘲笑对方的把柄,我们把大把时间都消磨在相互观察上,只图‘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我总结出诀窍在于,相处时,有任何情绪,都先做一个深呼吸。”

于是阿尔弗雷德和伊万各有所思地平安度过了这个下午。

即将登台,他们匆匆换了衣服。阿尔弗雷德牵着头重脚轻的伊万走向候场的地方,他握紧了伊万的手,就像担心伊万下一秒便不见踪影般,松开后紧接着又给了他一个熊抱,搂得严严实实。他们做了两个深呼吸,像海德薇莉老师所说的那样。

登台后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他们没有被绊倒,没有因为台下轻微的议论声而走神,他们的眼中只有对面那个狡诈的敌人。

排演时绊了磕巴的地方过去了,再没有什么叫人提心吊胆。

阿尔弗雷德同伊万一并坐下,一副准备谈判的架势。然而没有等到台词脱口,台上猝然生变,烟雾自前方弥漫开。再有便只隐隐约约听到一声熊吼,一声呼痛,声音也静悄悄地溜走了。待到白烟散了,灯光下却已经没有了猎人的踪迹,而本就宽胖的熊更显臃肿。

台下纷纷猜论。

而此时阿尔弗雷德闷头藏在伊万的毛绒熊皮下,厚实柔软的面料覆上他的脊背,他弓着背,努力撑出一个弧度,让人看出大熊肚子饱胀,饕餮一餐后的体态。他双手抱紧伊万的腰,攥住他为伊万挑选的小皮带,耳际贴在伊万的胸口,听得到心脏跳动发出的声响,震得他的心跳似乎也同步了节奏。时间过得很漫长,短短几十秒,就好像已经数年过去,他有些喘不过气,收紧了环绕伊万的手臂,示意他赶紧念台词。

伊万感觉到阿尔弗雷德正圈着他的手,温度隔着衬衫透到他身上,皮肤像被火灼烧过了正在生长般有些发痒。他紧张地张开嘴,耳朵清晰听到自己的呼吸,终于缓缓念出台词。

“你瞧,”他刻意模仿出慢吞吞、黏糊糊的语调,讽刺而傲慢。

“你得到了皮袄,我填饱了肚子。”

台下一片哗然,过后掌声响起,灯光渐渐暗去。

伊万和阿尔弗雷德慢慢挪回后场。伊万空过阿尔弗雷德,摘下头套,感觉到胸口有一片衣服湿透了。勇敢的自称美国英雄的男孩在哭,也不知是高兴的,还是太过感性,为猎人甚至感到了悲哀。

“你……”伊万犹豫需不需要安慰他,心底却有几分痛快。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阿尔弗雷德哭,印象中的阿尔弗雷德,是个哪怕是在奔跑途中跌倒,膝盖破了皮,也不会哭,反而笑着高举手臂,眉眼明丽的人。就像太阳一样,熊熊燃烧,散发出无尽的热。

“闭——嘴。”阿尔弗雷德蹲下,让伊万把熊皮撩起来,抬头时也没有遮挡,露出鼻尖眼眶都红彤彤的脸,有点可怜,又有点苦兮兮的,在伊万看来怪有意思的。蹭在熊皮上而产生得静电让他的金发直立起来,就像一只金灿灿的刺猬,伊万毫不犹豫地伸出手覆盖上去,指尖被电得一疼。

“我不需要你的安慰,你可以走了,反正我们已经表演完了。”

伊万思索片刻,笑得十分得意地说:“不,我会留下。”

“为什么?”阿尔弗雷德皱起眉头,吸溜着鼻涕。

“我不能只见过你哭这一次,等下一次你哭了,我就走。”伊万如是回答。

阿尔弗雷德一时间也说不明白是觉得他烦,还是觉得挺高兴的,眼泪莫名其妙又流了下来,滴到地上,渲染出一层浅浅的湿痕。这痕迹总会干的,但阿尔弗雷德这一哭恐怕是被伊万记得牢牢的了。

他哽咽道:“好吧。但我以后不会哭的。”

伊万的笑在他自己所不知道的情况下变得柔和。他的笑不同于阿尔弗雷德那样洋溢着温暖、积极、阳光;更像月光,浅,偏冷,却也为迷途的人指出了道路。

他递给阿尔弗雷德纸巾:“那我会一直在。我们会好的,对吗?”

“——我的朋友。”



————————

再唠叨两句,猎人与熊的故事忘记是在哪里看的了,总之就是熊把猎人给吃了,意欲阐明有时候谈判解决不了任何事。

以及三天爆肝快八千,给我一句夸奖可以吗?(发射爱心)



评论(1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