窜天啡

-啡-

运动番痴迷
美漫深坑中
产粮很慢,产量很低( ᐖ )۶

【狄芳】谈者不真(双警AU)更一

说明:

和基友一起开了双警察au的脑洞,爱小警察,真可爱,so sweet!说好的第一更献上[mua]

私设有,ooc有,写出来的情节或许不讨喜。

一切都是脑洞的特技,就是要发糖,就是要酱酱酿酿,让空气中充满恋爱的酸臭味[不]

声明,他们都不属于我,只有这冗繁的文字属于我。

 

--------------

王元芳在队里兄弟们填写轮班表时出去透气了,回来发现自己被分在一班街道巡逻。

 

刚迈入暑期时,夜晚所有的暧昧和朦胧都被营营之声撕破了。即使已经入夜,街道上好不热闹,到处都是年轻人挽手搭肩来来往往的身影。王元芳一个人走在街上,俊俏的脸让不少小姑娘路过他身畔时都盯着他看。

 

他的任务是检察那些黑黝黝的巷子里有没有人在做非法交易、打架斗殴的勾当。按经验而言,这个时段还没有什么人会明目张胆地在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眼下闹事,或许偶尔有些市井混混会偷摸聚在楼与楼之间的缝隙中抽烟打牌,不过那都不违法,王元芳只会挺直腰板,皱着眉头走过去。

 

等需要巡视的街道都走过一遍了,他准备去咖啡店买杯东西提提神,好备战夜晚的挑灯夜读。王元芳是从警校直接分进刑侦队的,经验和阅历都不如同组的前辈,所以近月他都在查阅档案室有关先前案子的资料。由于白天事务繁多,所以他只能在睡前打开文卷翻阅,做做笔记,便养成了巡街后带一杯咖啡回家的习惯。

 

但今天他没能如愿买到咖啡。

 

王元芳正踩着稳健的步伐向主街走,忽然听到不远处巷子里有人嘶吼谩骂,就疾步跑过去察看。那巷口是一如往常的漆黑色,在夜幕的掩盖下如果不是有骂骂咧咧的喊声还真察觉不出里面有人。王元芳本以为只是什么人在打电话发脾气,正想抬脚走人,身后却挥过来一块木板。

 

想当初在学校我也是格斗术学得数一数二的,王元芳这样想着,轻松闪过后面人砸下来的木板。他不仅听见了袭击人沉重的脚步声,尤其那人还冲同伙吼了一句有条子,让他不禁怀疑,现在的犯罪团伙是不是傻,好歹学得聪明些,再三两分钟不吭声他可就走了。

 

但后续又冲上来几个男子。他盯着其中一个黄毛的手和衣服口袋看了两眼,哦,原来是小毒贩子在做生意。他拿着警棍跟这群人对峙了一会儿,发现如果只是一对一他肯定不会输,但此刻有四五个人环在他前面,一个个都凶神恶煞的,还真不好对付。

 

“警官,需要帮忙吗?”

 

这时候,巷口忽然多了一个人。巷子里黑灯瞎火的,那人身后的路灯投了一片暖黄色在肩上,看上去像披星戴月的骑士站出来保护公主的姿态。然而这里没有公主,只有吃了一惊的王警官。如果再多一个群众需要保护,他可真是陷入两难了。

 

王元芳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那人大大咧咧站在那,这群歹徒已经看见他了。如果他还知道先报警,或许两人还有机会全身而退,如果他就直接傻愣愣地冲出来逞英雄……

 

“警官,贵姓?”

 

那人见王元芳没搭理他,就趁那五人没反应过来跑向了王元芳。边跑还边跟王元芳扯皮,弄得王元芳也不好意思忽略他。

 

“王警官啊,”那人笑呵呵地看了看王元芳挂在警服上衣口袋的证件,捡了根木棒子就往对面人身上挥,动作一气呵成,还有精力对王元芳自我介绍。

 

“我是狄仁杰,跟你同行,放心好了。”

 

王元芳诧异地回头,没时间仔细打量,却发现狄仁杰的动作确实熟练老套,也就沉下心来对付留给自己的两个人。

 

他们僵持了一会,王元芳已经开始气喘吁吁,而狄仁杰手里的木棍被折断了,只好赤手空拳搏斗,你来我往间身上挨了不少拳头。见狄仁杰又放倒了一个人,王元芳便回头看了看狄仁杰。等他又着手对付眼前人时,狄仁杰忽然大喊了一声。

 

“小心!”

 

王元芳听到狄仁杰的喊声,一回头,只看到狄仁杰正相扑上来。他被狄仁杰整抱在了怀里,狄仁杰身后是那个黄毛,一木板结结实实敲在了背上。他手臂扣在王元芳胛骨上,因为痛感蜷得更紧,头埋在王元芳的肩窝。王元芳一时无措,手下意识地撑住了向前栽的狄仁杰。他们身高相差无几,现在的姿势就像在拥抱一样。

 

黄毛抬起手,似乎还想再打,但这时巷口已经隐约能够听到警鸣,便恨恨扔了木板跟同伙一起跑路了。

 

王元芳总算舒了一口气,再看狄仁杰,已经皱着眉头直起了身。身前的温度退了下去,也没有威胁逼迫,王元芳便想起来责问狄仁杰。

 

“你是不是傻子?他木板打下来我也有警棍挡着,再不济也只是挨一下,你扑过来干什么?还有,你到底是什么人?警察?”

 

“王警官,这是我的义务。”

 

狄仁杰没跟王元芳呛声。他开口声音低哑,不像来时那样充满笑意,视线在王元芳身上停留了一会,又转向了正驶向他们的警车。他有些无奈地拍了拍王元芳的肩膀。这是他的义务,不管王元芳是否是一个有自保能力的警察,他也有义务尽所能保护他。

 

这话既回答了为什么要护着王元芳,也回答了狄仁杰到底是不是警察。

 

王元芳无话可说。

 

一个民警下车跑了过来。王元芳认识他,便向他笑了笑。

 

“嘿,你们还好吗?受伤没?你是狄警官吧,昨天听李队提到过你,他正有事找你们,一起回去吧。”

 

他见狄仁杰僵硬地捂着肩膀,便看向王元芳。王元芳点点头,复杂地瞥了眼狄仁杰,示意民警小伙先往前走。反倒是狄仁杰一点没在意,又恢复了开始的模样,乐呵呵地拉着王元芳并肩跟上,一起走向停在巷口的车。

 

他们回到局里时已经凌晨两点钟了,队长李治家离得远,还没赶过来,路上跟他们聊天的小胡就让狄仁杰去李治办公室坐一会儿。王元芳本来想直接回家洗澡睡觉,这短短一段时间让他疲乏得什么也不想做,但小胡却说李治同时要找他和狄仁杰,也得留下来。

 

王元芳也没有抱怨。他明白,这么晚李治一定是有任务要交给他们,只不过不清楚为什么狄仁杰也在。狄仁杰在车上告诉他,他原先是在分队,刚调来省厅,如果没弄错,李治手里应该有一个大案子需要组建重案组。

 

王元芳做事成熟,业绩又好,李治一直有意栽培他,重案组的构成十有八九会加上他。而狄仁杰,虽然王元芳对于他刚刚的出手相助很感谢,但破案可不是闹着玩的,狄仁杰尚还不知深浅,让他有些担心。

 

狄仁杰不知道王元芳在想些什么,进了李治办公室便在墙侧的沙发坐下了。他拍拍沙发垫,挑眉看向王元芳,王元芳也只好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一开始,狄仁杰还老实靠在沙发背上,不过会儿一颗脑袋便摇摇晃晃地往两侧斜去。他右手边没人坐着,左手边是王元芳,就见他先向右倒,胳膊撑在扶手上,手肘因为扶手有弧度不停打滑,迷糊中又感觉到这方向怎么空荡荡的,就又偏向左。于是他一头栽在了王元芳肩上。

 

他的面颊贴在王元芳的肩头,头发蹭到了他的脖子和下巴,刺得王元芳有些痒痒的。热量好像正透过衬衣附着在王元芳全身上下,这使他不适地想要挪开肩上的这颗脑袋。但他举起手,还没碰到狄仁杰,就被狄仁杰的下一个动作惊得愣住了。

 

狄仁杰转了转头,鼻子挨上了王元芳的颈窝。肌肤相触,狄仁杰在梦中没什么感觉,王元芳却尴尬得不知道该不该推开他了。狄仁杰的每一个呼吸都让王元芳想被炙热的铁钳烫到了一样,平缓温热的气流打在他的耳后。

 

王元芳索性闭上眼,告诉自己不要搭理这个人。但狄仁杰一直在向他贴得更紧,开始试图揽住他的腰。指尖划过后背,王元芳也不敢动弹,任由狄仁杰的臂膀在他身周环了一圈。

 

他被狄仁杰圈在怀里。

 

夏夜的风从窗口吹进来,狄仁杰本能似的搂得更紧,像是在追逐热源。而王元芳怕热,本已经出了一层薄汗,现在身上粘着个人,更是闷热难耐。但他一偏头就能看到狄仁杰额角一片乌青色,和他微颤的睫毛,又实在不舍得叫醒他。

 

后来他头脑也一片昏沉,便与狄仁杰相互依偎着睡了过去。

 

一个小时,最多一个半小时后,等李治走进办公室,两人已经沉沉坠入梦乡,李治开门的声音和脚步声都没有吵醒他们。李治先沉默地看了他们一会,然后就欣慰地笑了:太好了,这样就不用担心他们不和了。

 

他先推了推王元芳,王元芳没醒过来,反倒是狄仁杰迅速睁开了眼睛。见到是李治,他放松下来,咧出一个笑。

 

“李队长,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啊,狄大侦探。”

 

李治咳了一下,示意狄仁杰先把王元芳叫醒。狄仁杰先叫了两声王警官,王元芳一点反应也没有,便又探手拍拍王元芳的肩,王元芳还是没醒。最后他忍无可忍地开始前后摇晃王元芳,王元芳终于皱着眉眨了眨眼,挥开了肩上的手,闷闷地看着狄仁杰。

 

王公子有起床气,李治知道,狄仁杰不知道。现在狄仁杰很后悔。

 

“王警官你……”

 

“安静,李队你讲任务吧。这么急赶过来,是不是时间紧?”

 

王元芳看都不看狄仁杰。

 

狄仁杰哭哈着脸,想拉王元芳的袖子,手却被王元芳一掌拍开。他又眼巴巴望向李治,李治端着威严,也不看他。王元芳起身坐到了李治对面的扶手椅上,剩下狄仁杰一个人百无聊赖地靠在沙发上。

 

“昨夜,警方接到报警,死了一个人。”李治调出视频,“市里先派了一个队去调查,但后来发现死者身份很麻烦,就移交给我们了。”

 

视频里刑警们到达现场的速度很快,倏时间一片黑压压的工作服填满了这个小酒吧。标角上时间已经接近凌晨四点,天色迷蒙,酒吧里灯光本是红色蓝色打得好不漂亮,此刻却只剩下证据组对着死者尸体开闪光灯,录像数据颜色偏冷,此时冷白色更晃得人眼睛生疼。

 

“狄仁杰从警校毕业时间不长,但原先帮我们破过一个很重要的案子,所以就把他借调过来了。”李治把文件递给王元芳,捏了捏鼻梁。

 

“你们好好合作,这个案子很棘手,但上面催得很急,所以这次重案组的组建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明天就能见到其他人了。”

 

“好的。”

 

“案子交给你们,我很放心,小狄你去找小胡,你们见过的,找他要一下会议室的钥匙?”

 

“好。”狄仁杰刚刚一直没说话,只静静地看着电脑显屏,听到李治的吩咐,长呼一口气,走出了房间。

 

“元芳,小狄他家里是很有背景的,我们认识很长时间了,我知道如果现在不告诉你,你知道后一定会不服气。但狄仁杰这个人,是一个人才,可以说与你的能力不相上下,我相信你们合作才是最好的选择。”

 

李治叹气。

 

“我知道了。”

 

王元芳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狄仁杰在行事上的作风他不知道,王元芳能感觉到狄仁杰是一个有担当的人,或许也的确是一个好警察,一个人的谈吐是不会变的,狄仁杰给他的印象还是挺好的;但王元芳对自己的逻辑思维能力很有信心,他不认为狄仁杰可以做到与他配合完美。一方面他在质疑狄仁杰的能力,此时李治又告诉他,狄仁杰算是走关系进得重案组,另一方面他却又并不排斥与狄仁杰合作。

 

狄仁杰推门进来的时候,王元芳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便借着刚刚的气氛打算起身离开。李治微笑地看着狄仁杰,给了他一份文件,并告诉可以回去了。

 

于是狄仁杰便跟着王元芳一起走出了大门。

 

深夜时间天气变了,开始飘毛毛雨,台阶有些湿滑,他们都走得小心。四周空气里弥漫着许多细小的水珠,纷纷粘附在他们的衣服上。狄仁杰本想缓和一下他们的关系,但想想这氛围不适合聊天,王元芳似乎也不愿意跟他聊天。

 

他不知道王元芳心里的小九九,还当他在生闷气。他有个青梅竹马,也在警局工作,那起床如果不是自己醒的,一上午都会像柳河东的内人一样。所以他看到王元芳起床气这么安安静静的,反而觉得很有意思。连生气都憋在自己心里,如果不是活得压抑,就是性格太好了。

 

“那王警官,明天见。”

 

他依旧笑眯眯的,对王元芳挥了挥手。王元芳盯着他看了一会,也笑了笑。

 

“明天见。”

 

TBC.

--------------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饿!大家不要爬墙啊!qaq来找我玩好不好......

 

评论(9)

热度(37)